独家 《为战争》 作者:特朗普政府是国际法治最

2019-06-22 11:32栏目:国际
TAG: 国际

  2018年12月,在孟晚舟被加拿大当局扣押之后,美国学者杰弗里萨克斯写了一篇文章《为战争》,引起了广泛关注。

  萨克斯在《为战争》(The War on Huawei)一文中指出,美国号称是出于安全考虑,迫使华为在欧美市场受限,但美国并不能证明采购华为产品是不安全的。

  他直言,特朗普政府而非华为或者中国才是当今对国际法治乃至全球和平的最大威胁。

  杰弗里萨克斯不仅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时代》周刊还称他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学家”。他曾深度参与俄罗斯的市场化改革,是“休克疗法”计划的制订者,由此被称为“休克疗法之父”。

  今天,萨克斯接受了谭主的独家采访,就华为事件做了进一步表态。萨克斯批评了美国政府遏制中国最大通信设备企业华为的企图越来越露骨,他说,“我认为这是美国企图削弱中国经济的危险的升级行为。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我希望这种行为能够被挑战和逆转。”

  中国并非敌人。它是一个试图通过教育、国际贸易、基础设施投资和技术改进来提高生活水平的国家。简而言之,它所做的,是任何一个国家面对贫穷和远远落后于强国的历史现实时,应该去做的。然而特朗普政府现在的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发展。这会被证明对美国和整个世界都是灾难性的。

  中国大致遵循了与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相同的发展战略。对于一个正在追赶的国家来说,中国并没有做任何异常的事情,也没有做什么不道德的事情。它试图通过国内创新来复制、购买、模仿,并改进欧美的技术。美国一再重复中国“窃取”技术,是过分简单化的。技术以多种方式从拥有它们的人,流向尚未拥有它们的人。技术领先者不能通过保护来保持领先地位,而只能通过不断创新来保持领先地位。

  在整个经济史上,所有落后国家都效仿领先国家。这就是19世纪美国逐步赶上英国的方式。当任何一个国家想要缩小技术差距时,它都会从国外引进专门技术。众所周知,美国的导弹计划,是由二战后被招募到美国的前纳粹火箭科学家建立的。

  中国唯一的“错误”是拥有14亿人口。如果是拥有5000万人口的韩国,它只会被美国称赞为一个伟大发展的成功故事,事实就是这样。中国如此庞大,驳斥了美国主导世界的狂妄自大。毕竟,美国仅占世界人口的4.2%,而中国占世界人口的18%。事实上,这两个国家都不可能主宰当今世界,因为科技和专有知识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更深入。

  贸易理论、实践和政策的最基本的教训是,不要停止贸易这是一条通向生活水平下降、经济危机爆发,乃至冲突白热化的道路然而,分享经济增长的利益,贸易中的赢家会补偿输家。美国政治中充满贸易之争“火药味”的原因是,在美国政治体系中,赢者坚决拒绝与输者分享胜利。贪婪全面支配着华盛顿的政策。这使得像特朗普这样的煽动者指责中国导致了美国的问题,而且许多人也在攻击中国。

  其实,美国真正的战斗对象不应该是中国,而是美国本土的大公司,他们已经赚了一大笔钱,却拒绝与自己的工人分享。美国的商业领袖和超级富豪都在推动减税、更多的垄断权、离岸经营,以及任何能带来更大利润的事情,同时却拒绝任何使美国社会更加公平的政策。中国使美国总体上更加富裕,但收益却去到了顶层人士这不是因为中国的错误行为,而是因为美国政治的腐败。

  除非有更大的智慧主导,否则美国会在经济上,进而在地缘政治上,最后在军事上,与中国发生冲突,造成对各方的彻底灾难。在这样的冲突中,没有赢家。然而,今天美国政治的极度浅薄和腐败正是美国走上这样一条道路的根本原因。

  与中国的贸易战不会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但可支付的医疗保障体系、更好的学校、绿色新政、更高的底线工资以及对企业贪婪的打击都会解决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了解到,与任何冷战相比,通过与中国的合作,美国能获得的更多。最重要的是,我们将获得和平,并有机会与中国和其他国家合作,解决人类面临的许多重大挑战。

  然而,萨克斯为华为说公道话,却在美国遭到过网络“围攻”,最后不得不删除了自己的社交账号。对此,萨克斯表示十分无奈。在独家采访中,他这样说:

  杰弗里萨克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主管。

  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事件是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冲突加剧过程中的一个危险举动。如果正如马克吐温所说,历史经常是押韵的,我们这个时代也越来越让人回想起1914年之前那段时期。正如当年的欧洲大国那样,一个由试图维护美国对华统治地位的政府所领导的美国正在推动世界走向一场灾难。

  这起逮捕的背景非常重要。美国要求加拿大在孟晚舟从香港经温哥华转机前往墨西哥的途中将其逮捕,然后将她引渡到美国。这一举动堪称是向中国商界宣战,也使美国商人出国并遭其他国家采取类似行动的风险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美国很少因其企业所犯的罪行而逮捕美国或外国高管。公司经理人通常会因个人犯罪(如贪污,贿赂或暴力)而非所属企业涉嫌非法行为而被捕。这些经理人当然应该为其所属企业的非法行为负责,包括受到刑事指控;但是首先拿一位中国商界头面人物而不是数十名涉嫌渎职的美国企业CEO和CFO来开刀,对中国政府、商界和公众来说简直就是令人震惊的挑衅。

  孟晚舟被指控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但问题在于还有许多(美国或非美国)企业也违反过美国对伊朗和其他国家的制裁。例如2011年摩根大通就因违反美国对古巴、伊朗和苏丹的制裁而支付了8830万美元罚款,而其主席杰米戴蒙可没被人从飞机上抓走羁押起来。

  摩根大通也不是唯一一个违反美国制裁的企业。自2010年以来就有以下主要金融机构因违反美国制裁而被罚款:巴西银行、美洲银行、关岛银行、莫斯科银行、东京三菱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巴黎银行、明讯银行、德国商业银行、西班牙外换银行、法国农业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荷兰国际集团、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摩根大通、阿布扎比国家银行、巴基斯坦国家银行、PayPal、苏格兰皇家银行(荷兰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多伦多道明银行、跨太平洋国家银行(现更名为灯塔商业银行)、渣打银行和富国银行。

  这些违反制裁银行的CEO或CFO均未因这些违规行为而被逮捕和拘留。在所有这些案例中被追究责任的都是企业而不是某个高管。这些人也没有对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后的普遍违法行为负责,根据最近的统计数据,银行合共支付了惊人的2430亿美元罚款。照这一记录来看,孟晚舟的被捕堪称是实际操作上一个令人震惊的突破。我们当然要让CEO或CFO负责,但要首先从本国着手以免将虚伪自利伪装成某种崇高原则,以及煽动新的全球冲突。

  很显然,美国针对孟晚舟的行动实际上是特朗普政府通过征收关税,对中国高科技出口关闭西方市场以及阻止中国收购美国和欧洲科技企业来削弱中国经济的更宏大企图的一部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对华经济战的一部分,也是一场贸然发起的战争。

  华为是中国最重要的科技企业之一,因此也是特朗普政府减缓或阻止中国进军几大高科技领域的主要目标。美国发动这场经济战争中的动机有部分是商业性的为了保护和支持那些落后的美国企业也有部分是地缘政治。这两点显然都与维护国际法治毫无关系。

  而美国专门针对华为主要是因为该公司在全球推广尖端5G通讯技术方面成绩斐然。美国声称该公司通过其硬件和软件中隐藏的监控功能构成了特定的安全风险,但却未能提供支持这一说法的证据。

  而最近英国《金融时报》针对华为发表的一篇诽谤文章就暴露了这一点。在承认“除非你能足够幸运地在大海捞针中找到针头,否则无法获得相关信息通信技术受到干扰的具体证据”之后,作者只是声称“你不会冒险将你的安全放在潜在竞争对手手中。”换句话说,虽然我们无法抓住华为的马脚,但照样要将该企业拉进黑名单。

  照特朗普的说法,如果全球贸易规则阻碍了他的强盗战术,那么规则就该被移除。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Pompeo)上周在布鲁塞尔也如数承认了这一点。 “我们的政府,”他说,“正在合法地退出或重新谈判那些不符合我们主权利益或盟友利益的过时或有害的条约,贸易协定及其他国际协议。”然而在该政府退出这些协议之前总会通过各类鲁莽的单边行动去大肆破坏。

  针对孟晚舟的无先例逮捕则更具挑衅性,因为它是基于美国所发动的区域外制裁,这意味着美国可以命令其他国家停止与古巴或伊朗等第三方进行贸易,而美国显然无法容忍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去规定美国企业可以或不可以跟谁交易。

  针对非国家方的制裁(例如美国对中国企业的制裁)不应仅由一个国家执行,而应根据联合国安理会达成的协议执行。比如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就呼吁所有国家放弃对伊朗的制裁以作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部分条件。然而美国也只有美国拒绝让安理会在这些事务上发挥作用。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而非华为或中国才是当今对国际法治乃至全球和平的最大威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件:.cn

今日相关新闻

  • 国际观察:美国极限施压挑战国际规则将自食恶
  • 树立国际思维打造亮点品牌
  • 独家 《为战争》 作者:特朗普政府是国际法治最
  • 中铝国际(02068HK):聘任张建为董事会秘书
  • 强化香港全球金融中心地位 打造更具竞争力国际